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说说 > 文章
朝天门,谁把你弄丢了?
2019-09-20 / 来源:本站

朝天门,谁把你弄丢了?

  虽然离开重庆已经整整48年,但重庆的所有变迁,依然牵动着游子的神经。   48年间,只要有机会,总要踏上这片土地,去看看重庆发生的变化,尤其是城市建设的突飞猛进,无数次为她的巨大变化深深感叹,并默默祝福,希望重庆的明天更美好。

  曾经,2016年,在南岸南山疗养院住过几天,特别抽时间去主城区——渝中半岛。   一是去看看曾经生活了十五载的望龙门打锣巷,二是当然也要去看看朝天门,以及市中心的解放碑(准确的说应该是抗战纪功碑)。   让人非常失望的是,那个我生活了十五年的小巷子打锣巷以及望龙门,如同被战火兵蠡蹂躏,全部被拆除,仿佛一片焦土,惨不忍睹!待到再去朝天门,居然四周被围得结结实实,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——据说是要修建什么重庆新地标。

满腹狐疑不解的同时,倒也暗自猜想,一个更加靓丽的建筑假以时日得以建成,应该让朝天门这个历史形成的重庆名片更加熠熠生辉吧?  唯有去了解放碑,还好,碑还是那个碑,没有被人为的梳妆打扮,只不过,碑的四周,无数个摩天高楼,铁桶一般,把个碑包围得水泄不通。 孩提时代,那高高的碑身印记一下子被涂抹,更改——看上去,那个碑好像谷底洼地的儿童玩具,四周的高楼,威猛高大,虎视眈眈,感觉随时都要把碑身作为美食佳肴吞噬一般可怕。

  带着怅惘与失落,离开重庆——儿童时代的城市,已经面目全非。 记忆中的故乡,渐次模糊不清。   时光荏苒,当时间的年轮走到2019,突然得知,朝天门的新地标已经差不多赫然矗立。

有图为证,虽然还未全面竣工,大致轮廓已然现身——一座被命名为“朝天扬帆”张牙舞爪的庞大建筑群,已经赫然矗立在朝天门码头!  据说,这个耗资240亿的外资项目,是新加坡在华最大投资。

大概因为其投资巨大,所以,不但旧有的朝天门风貌被其破坏殆尽,连同原有的地名朝天门广场也被篡改为洋味十足的“莱佛士广场”!  远远的看上去,被命名为“朝天扬帆”的八栋塔楼式的建筑群,如同外星人一样,稀奇古怪的占据了整个朝天门码头。

说是扬帆,但由于其过高的高度与低矮水面形成的巨大反差,给人的感觉就是倒栽葱一般,非常突兀的,极其不协调的兀立江边。 尤其是几栋高塔式的建筑,欲强调彰显鼓满风帆,整个建筑呈弯曲状,让人觉得如同一个病怏怏的人已经站立不稳,马上就会倒毙一般危险。

  说心里话,第一眼看到这个怪物般的庞然大物矗立在朝天门码头江边,就有一种恶心得发吐的感觉。 为什么要让这么一个怪怪的庞大建筑群霸占原本美好的朝天门码头?仅仅是外资数量巨大?修建这样一个被誉为凝固音乐的建筑,经过市民听证会一类的咨询吗?  须知,别说地标性建筑外观必须与周边环境非常协调,就是一般普通建筑外观,也得考虑周全,是否经得起大众审美认可,一个城市的建筑不比其他无形的东西,一旦建成,将是永远的风景,不是兵蠡火灾等重大灾害,一般情况下不会轻易退出人们的视线。   本来,还以为,不看好朝天门码头的“朝天扬帆”,或许只是个人一己之见,难免有失偏颇,岂料,网上搜索,有好事者做过网络调查——百分之五十八的重庆本地人,以及百分之九的外地人都认为丑,只有百分之二十一的重庆本地人和百分之五外地人认为美。   在这些被调查的重庆本地人中,抨击猛烈的还不单单在于建筑本身的丑陋,更在于破坏了重庆的风水,压住了渝中龙头,破坏了整体和谐的城市天际线。

  在我看来,这个庞然大物的怪物,最大的败笔确实在于与整体环境的极其不协调,具体表现就是头重脚轻,破坏了渝中半岛朝天门码头由低而渐渐过度到高的层次和节奏感,丝毫没有整体美感!那些过高的突兀的建筑紧逼江面,两者间完全不成比例,何来巨轮朝天扬帆之说?反倒是鹤立鸡群,高楼耸立,危乎哉!  我们知道,建筑之美,最大的要素,便是与周边环境的默契与协调。 何为美?协调便是最大的美!放眼世界,颇为人们津津乐道的建筑之美,大概要数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。

同样是寓意水中风帆,为什么悉尼歌剧院建筑获得人们一致好评?  从远处看,悉尼歌剧院就好像一艘正要起航的帆船,带着所有人的音乐梦想,驶向蔚蓝的海洋。 从近处看,它就像一个陈放着贝壳的大展台,贝壳也争先恐后地向着太阳立正看起——多么美好的寓意与联想。

  我们再来看看,朝天门所谓的“朝天扬帆”,不但头重脚轻突兀的立在渝中半岛凸出水面低矮处,而且正前方没有广阔浩瀚的水域,若硬要把它比作一艘巨轮,岂不是很快就要冲出窄窄的长江水面,搁浅在江北或南岸?  面对朝天门这个即将全面竣工的怪物,心里五味杂陈。 曾经的朝天门,承载过儿时美好的诸多记忆,那个不高大的港务局建筑,那些由低往高的几十级石梯,还有不算宽阔的码头广场,以及长江,嘉陵江的客轮货轮,还有两岸鳞次栉比的低矮房屋,吊脚楼等,都如同刀刻一般,永远的镌刻在记忆的大脑里。   为什么要蛮横的破坏掉这一切?为什么要以破坏旧时面貌为代价,来彰显金钱的张力?虽然我们不必一味的怀旧,一味的反对城市建设日新月异,但除了粗暴的破坏,我们就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?难道加快城市建设步伐,除了毁掉老城旧时风貌,再也没有其他高招?退一万步,若能相得益彰,让旧城焕发青春活力,又不破坏老城风貌,岂不两全其美?  关于建筑,关于地标,想说的还有很多。 比如,人尽皆知的北京央视大楼,被人唾弃为“大裤衩”,再有,人民日报社新大楼被人们戏称“玉米棒子”,“土豪金”,更有甚者,“很性福”。

所有这些奇形怪状的建筑一致性的遭到人们的鄙夷和讨伐,对于重庆的主政者们难道没有一丝一毫的触动?  假以时日,若干年后,随着“朝天扬帆”怪物般的庞然大物建筑群永久屹立,以及相应的莱佛士广场替代朝天门广场,重庆人的子孙后代还会知道曾经有过的朝天门码头和朝天门广场吗?     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