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感说说 > 文章
高鹗水平咋这么高呢?
2019-09-20 / 来源:本站

高鹗水平咋这么高呢?

  提个小建议,楼主可参阅张爱玲的红楼梦魇,里边对后四十回与前八十回的比较多有着墨.  至于您所说前后读来无差,仁智各见,不好多说什么.曹是见过大世面历过大富贵之人,写大观园锦绣人生,自然妥帖蕴籍,于细节处愈析愈真,"隐性文本"甚多,四处张看,廊庑庭院,曲径通幽,多可寻妙.闺阁粉影,女儿意态,灯下注视,非设色,是真色.  前八十回打下的是人生细密幽远平实自然的底子.世人印象深刻的悲哀剧情往往麇集于后四十回续笔,原笔亦只迎春香菱二人之遭际可供嗟伤,其余不过吟诗结社,祭祖庆年,游园乐赏,儿女院事,猝然读之,自然易予人没心没肝伊于胡底之疑虑.细细思之,富丽流转之间,早已"十二门前融冷光,二十三丝动紫皇",命运之悲哀无奈见于眉睫.后四十回"石破天惊逗秋雨"自有开篇发端"女娲炼石补天处"可绍,原笔虽属底子,脉络已通,蓝图早就,想必按图索骥,自可成其逻辑.  至于高笔之误,不及备载,姑示一隅.  第八十一回,迎春去后,宝玉戚戚而有呆色,王夫人问之,答曰:"......偏偏儿的遇见这样没人心的东西,竟一点儿不知道女人的苦处."俗滑之语,大不类宝玉为人,于其母王夫人前脱口"不知道女人的苦处"之语,何其放肆,前八十回可有先例况"惑奸谗抄检大观园""俏丫环抱屈夭风流"之事未远,宝玉又岂敢造次.答语村俗外露,鹗笔之失.  第八十二回,黛玉道:"我们女孩儿家虽然不要这个,但小时跟着你们雨村先生念书,也曾看过.内中也有近情近理的,也有清微淡远的.那时候虽不大懂,也觉得好,不可一概抹倒.况且你要取功名,这个也清贵些."鹗笔欲何为大异黛玉素心.  宝玉道:"不怕,是我心烦的原故.你别吵嚷,省得老爷知道了,必说我装病逃学,不然怎么病的这样巧.明儿好了,原到学里去就完事了."乖乖男生,何其可厌.晴雯有灵,思之无趣.  代儒道:"宝玉,有一章书你来讲讲."宝玉过来一看......代儒笑道:"你方才节旨讲的倒清楚,只是句子里有些孩子气.`无闻二字不是不能发达做官的话.`闻是实在自己能够明理见道,就不做官也是有`闻了.不然,古圣贤有遁世不见知的,岂不是不做官的人,难道也是`无闻么`不足畏是使人料得定,方与`焉知的`知字对针,不是`怕的字眼.要从这里看出,方能入细.你懂得不懂得"宝玉道:"懂得了."......代儒道:"胡说!譬如场中出了这个题目,也说没有做头么"宝玉不得已,讲道:"是圣人看见人不肯好德,见了色便好的了不得.殊不想德是性中本有的东西,人偏都不肯好他.至于那个色呢,虽也是从先天中带来,无人不好的.但是德乃天理,色是人欲,人那里肯把天理好的象人欲似的.孔子虽是叹息的话,又是望人回转来的365体育投注平台_365体育投注娱乐开户_365体育投注网上娱乐.并且见得人就有好德的好得终是浮浅,直要象色一样的好起来,那才是真好呢."何其板滞,几可入儒林外史矣,岂有一丝红楼梦态  第八十五回,宝玉在项上摘了下来,说:"这不是我那一块玉,那里就掉了呢.比起来,两块玉差远着呢,那里混得过.我正要告诉老太太,前儿晚上我睡的时候把玉摘下来挂在帐子里,他竟放起光来了,满帐子都是红的."贾母说道:"又胡说了,帐子的檐子是红的,火光照着,自然红是有的."宝玉道:"不是.那时候灯已灭了,屋里都漆黑的了,还看得见他呢."何其胡誛乃尔,鹗笔低级趣味.  诸如此类,提点科举,宣扬迷信,宝玉教巧姐读烈女传,贾母催王夫人定亲,处处透小家气,非富贵语,实钝秀才态,鹗笔自有其妙处,如黛玉归天一节,情之为深,宛然具态.然较雪芹原笔,不啻东施效颦,邯郸学步,岂可等量齐观.  自觉辞气轻浮,多有得罪,望楼主大大勿怒,感谢.。